创建风采
当前位置:首页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创建风采 > 正文

黄大发:立下愚公志 筑梦大发渠 誓把穷根拔

2020/6/17 本站

黄大发,男,中共党员,1935年11月28日出生于枫香区野彪乡草王坝大队(现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团结村民主村民组)。从1958年起,黄大发先后担任草王坝大队大队长、支部书记、民主村支部书记等。他在村干部任上45年,牢记宗旨,全心为民,克已奉公,苦干实干。为改变山村贫困面貌殚心竭力,凭着坚定的信念和不屈的意志,先后两次带领群众在令人望而生畏的悬崖峭壁上修凿水渠,面对失败不气馁,主动需求科学方法,历经数十年,终获成功。艰苦卓绝引来一泓清泉,昔日的荒山秃岭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绿色天地,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发生改变,农业生产得以改良,群众生活明显改善。

黄大发一生扎根山村,不忘初心,务实为民,修水利、修学校、修道路、架电线,全心全意为民谋幸福。卸任村干部后仍热心为民服务,坚持义务巡渠、护渠。81岁高龄时,不顾乡亲劝阻依然带领群众疏通因暴雨塌方而阻塞的水渠。黄大发以实干赢得了民心,乡亲们称颂他为仡乡“老黄牛”,把他带头修建的水渠亲切的称呼为“大发渠”。

一条水渠,一座丰碑

这条堪称奇观的水渠,镶嵌在离地300余米的大山山腰,过绝壁,穿密林,越悬崖,下陡坡,似玉带缠山绕峰,绵延7200米。站在山脚,抬头仰望,无不感叹这鬼斧神工般的杰作。谁曾想到这一奇观的创造者,竟是一位只上过几天私塾的农民党员。

这是一条生态之渠,有了它,荒山披上了绿衣,干涸的土地不再贫瘠;

这是一条发展之渠,有了它,曾经荒芜的草王坝已是稻菽千重浪,牛羊满山跑的动人景象;

乡亲们,吃水不忘挖井人!都说,没有黄支书,哪有今天的好日子?

如今,“大发渠”已成为彰显干部务实作风的一座永远不朽的丰碑!一面激励干群团结奋战脱贫攻坚的高扬的红旗!

立下愚公志,誓把穷根拔

“山高石头多,出门就爬坡,一年四季包沙饭,过年才有米汤喝。”这是一首多年前,流传于草王坝的顺口溜,真实反映着当时的生活状况。

“缺水的日子真难熬”。当年,全村人畜饮水全靠村口的一口“井”。说是“井”,其实是“望天水”。山顶的雨水渗入山体,再从山脚的石头缝一点点渗出,汇在一尺见方的洼地。村民用石板把这金贵的水源围砌保护起来。为了吃水,全村男女老少不分昼夜守在‘井’口排队挑水。

草王坝四面环山,距集镇30多公里。由于缺水,既无法种植稻田,也不能发展畜牧养殖,村民们终年以包谷和红苕替代主食,80%的农户靠吃救济粮艰难度日。

村里不通公路,村民外出,要行走3个多小时的山路,生产生活物资的运输全靠人背马驼;不通电,村民们照明靠点煤油灯。

生存环境的恶劣,让村里的姑娘早早的外嫁他乡,村里娶不上媳妇的单身汉越来越多。黄大发深深知道,无水、无电、无路的“三无”窘境皆源于一个“穷”字,而缺水就是草王坝的最大的穷根。拔除这个穷根!他,立下铮铮誓言,并用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去实现。

    百折不挠,只因不忘初心

几公里外的有一条河,人称螺丝水。如果能修一条水渠,把水引过来,就能解决饮水和灌溉难题。

60年代初,在黄大发的积极争取下,修渠引水的想法得到了上级的支持。一场声势浩大的工程,在人们的热切期盼中,付诸实施。这个最初称为民主渠的工程被赋予了一个具有强烈时代感的名称——红旗水利,35岁的黄大发被任命为指挥长.

11年,投工2万余人次,耗资18万余元,这些数字显示了修渠的艰辛。然而,艰辛的背后是技术缺乏的无奈。没有技术,测量就靠树起竹竿,两边人用眼睛瞄;缺少水泥,沟壁直接糊上黄泥巴;“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导洪沟,分流渠。”洪水一来,几下子就把沟渠冲垮了。修修补补十几年,水就是进不了草王坝。修渠没成功,依旧只能吃包谷和红苕,村民的积极性被彻底挫伤了。有人断言“草王坝的人只能是这个贱命,一辈子也别再想吃上白米饭。”

残酷的现实并没有让黄大发死心。修渠的事暂时搁置,黄大发又带领村民修路,修学校。他带头出工捐物,在乡亲们的协助下,修通了通村毛路,建起了村小学。

1989年,担任村支书的黄大发被抽调到枫香区水利站协助工作。在水利站3年多时间,他一边努力工作,一边积累水利工程经验。

精耕细作,尽显工匠精神

1991年,黄大发结束水利站的工作回到村里,第一件事就是筹划重启修渠事宜。他凭着在水利站工作期间积累的经验,翻山越岭,带着简单的测绘工具,开展勘察、测绘、定桩、定点,在水利站的帮助下,经过半年时间,重新科学规划了水渠线路。

面对困难重重的工程和曾经经受过失败之挫,信心不足的村民,他多次召开群众会,耐心说服。“我黄大发这一辈子就和这高高的灵宝山卯上了,想吃上白米饭,就跟我上”他主动交出第一份集资款。在黄大发的感召下,全村人一夜间就凑足了1万元的集资款。当皱皱巴巴的钱摆在区水利站办公桌上时,全部人都被感动了。谁都知道,对一个极贫村来说,这不是钱,是渴望!是决心!

上级政府在资金极为紧张的情况下,拨付了6万元现金外加38万斤玉米。修渠工程再一次启动。黄大发既当指挥长又兼任技术员,带领300余村民再一次向巍巍大山,向悬崖峭壁发起挑战。

他暗下定决心,不破楼兰誓不回!

擦耳岩离地300米,狭窄的崖壁,山羊见了也会竖起耳朵,不敢前行。黄大发凭着惊人的勇气,带领乡亲,硬是靠着风钻和钢钎,硬生生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一条宽0.5米,长170米的水渠。

为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,黄大发精打细算,能不花钱的地方从不乱花一分钱。出门买炸药、买水泥,他每次都是买一块钱的泡粑充饥,连三块钱一碗的粉也舍不得吃。一次,他赤脚步行20多公里去背炸药,脚板磨破皮,双脚血淋淋的,惨不忍睹,炸药仓库的工作人员见状,想要资助他买双脱鞋穿上,他却婉拒了。

在总结第一次修渠失败的基础上,黄大发更加注重严把质量关。在没有现代化施工机械的情况下,凭人工用钢钎铁锤一点一点凿出的渠体,不偏不倚,直至今日仍然水流正常。在软基段,用预制板一块块嵌砌渠底,再抹上水泥,有效防止了渗漏。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,没有设置任何控制阀门,无论丰水期还是枯水期,主渠的水自然分流两条支渠,恰到好处。

克已奉公,宁负家人不愧乡亲

整整1000个昼夜,战天斗地,终引得一泓清泉天上来。

1995年端午,经过千辛万苦,克服重重困难。带着零伤亡的骄人战绩,一条横跨3个村,10余个村民组,主渠长7200米,支渠长2200米的草王坝大渠终于竣工。草王坝的历史由此改写。那天,全村杀猪摆席,隆重地召开庆功宴。黄大发和村民们都流下了热泪。

回想修水渠时,用的水泥堆得山一样高,每次拉水泥车箱里撒落的水泥他总要仔细清扫入库。妻子说家里灶台需要一碗水泥来补一补,他坚决拒绝!

“和他搭档几十年了。精神可以学,但他那种决心我是真做不来。”当年的老会计杨春有说。修渠买炸药,水泥,过手的钱就是20来万。“抠啊,真是抠得狠。”工地上天天要钱付账,三天两头两人就往镇财政所跑。住,3块钱一晚的旅社。吃,就将就一碗饭,不然就一块泡粑。

“集体的事怎么硬都行,自家的事怎么软都成。”这是黄大发爱说的一句话。家里六个儿女,都没沾上一丁半点好处。“修渠的时候,父亲是‘大安排’,负责全村。分派给我的事由村民组长安排给我。到工地要走一个半小时的路程,都是自己带伙食。”51岁的二儿子黄彬权生活上却有一腔苦水。

修通沟渠,黄大发不光付出全部心血,还失去了两个亲人。20出头四女儿不幸得了肾炎,为了修渠顾不上送去大医院,也没有钱医,床上躺了几个月,就走了。13岁的大孙子突发脑膜炎,全家人都在工地上,发现迟了也走了。原本老两口的棺材,给了两个可伶的孩子。

女婿陈永光说,那时候家里最穷,也最忙,岳父只想着为集体修渠,根本没有精力管家里,但我们不怪他,因为他是为了全村人的利益。

有了水,黄大发又带领群众进行“坡改梯”,昔日荒坡变良田,稻田增至730亩,每年可收稻谷80万斤。金秋时节,放眼望去,稻菽千重浪,一片丰收景。

实干铸辉煌,激励后来人

直至今日,这条承载着草王坝人梦想的水渠,仍是当地生产生活的重要设施。

今天的草王坝,不仅通了水,通了电,一条宽阔的运煤大道绕村而过。通水、通电、通路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。乡亲们依靠大发渠引来的水,发展养殖业,脱贫致富的人家越来越多,村民们建起了一幢幢新房。吃包谷饭、娶不上媳妇的历史一去不返。

81岁高龄的黄大发,仍然发挥着余热。他时常行走在大发渠上查渠、护渠。2015年,一场大雨过后,滑坡的山体阻塞了水渠。平正乡政府拨付1万元,请群众参与修缮。年迈的黄大发不顾乡亲劝阻,再次出发,带领群众,仅用三天就完成了水渠疏通和修补他政治坚定、一心为民、埋头苦干、百折不挠的精神,转化为全市决战脱贫攻坚和增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强大力量。

黄大发先后获得中宣部“时代楷模”、“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奋进奖”、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诚实守信奖、“感动中国”十大人物等荣誉称号。